本站为福运教育,加入VIP399元一对一零基础教建站指导,网站优化培训解答980元。本站也承接建站业务,联系QQ:3137465856

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常见问题
网络动态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7091503082
公司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未来科技城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福运教育对在线教育发展或迎“井喷” 监管力度须加强的解读
浏览: 发布日期:2017-09-10

  福运教育根据网络新闻整理,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和知识经济的兴起,在线教育迎来新的发展高峰期。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1560.2亿元,用户规模为9001.4万人;预计到2019年将达2692.6亿元、1.6亿人的规模。

  与此同时,互联网教育已成为国家战略,今年年初,国务院发布了中国教育“十三五”规划要求,积极推进互联网+教育,着力加强“名师课堂”、“名校网络课堂”、“专递课堂”、“在线开放课程”等信息化教育教学和教师教研新模式的探索与推广,为互联网教育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福运在线教育

  前景广阔

  据第40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44亿,较2016年底增加662万人,其中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为1.20亿,与2016年底相比增长2192万人,增长率为22.4%。

  在最近接受媒体专访时,巴菲特表示,互联网突破了时空的限制,让传统教育走出三四十人的课堂,未来30到50年内,教育会因为互联网发生很大的变化,而现在不过是开始。

  与传统的教育形式相比,在线教育打破了时空限制,实现资源共享,一堂网络课,可供10万名学生在线注册学习,所以今年以来各大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加速了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布局。

  “在线教育对比传统教育会有良好的交互性,也更加灵活方便以及便于管理,资源方便容易共享。”中研普华研究员茹俊波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

  业内人士介绍,在线教育的内容多样化,包括各类学前教育、职业教育、兴趣教育、高等教育等各类细分领域,其中,“K12”教育(指幼儿园到高中的基础教育)占有很大比重。家长为了让孩子取得更好成绩,都想让孩子多学点。

  另外,随着在线教育的火热,关于在线教育类机构老师的需求也逐渐增多,记者梳理发现,58同城、赶集网、中华英才网等网络平台,教育机构招聘条目居高不下。

  市民小谭兴趣广泛,闲暇时间喜欢研究各类知识,最近又迷上了天文学,“大部头的天文著作根本看不懂,也没时间专门去研究,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有大学有相关的公开课,内容形式很丰富,关键是时间自由,下班回家也可以跟老师学习。”

  哈佛有一个著名的理论:人的差别在于业余时间,而一个人的命运决定于晚上8点到10点之间。越来越多的上班族都会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学习或发展自己的爱好,在线教育的普及让人们的业余生活更有意义。

  文学博士、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卫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在线教育给学习者,特别是工作忙碌的学习者带来一定的方便。不需要把时间花费在空间距离上,美国的老师也可以给中国学生提供教育,工作忙碌的学习者可以利用工作之余进行有效充电。在线教育还有一个优势,可根据个人需要,订制自助餐式的教育。”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相较于传统线下教育,在线教育在这方面的优势十分突出,它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满足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学习时间碎片化的需求,提升了学习效率。在线教育还可以跨越因地域等方面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平等分配问题,使教育资源共享化,降低了学习的门槛。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互联网普及率越来越高,之前被紧紧封锁在学校围墙之内的知识信息,正在通过在线教育的形式被广泛传播出去。

  有专家表示,“互联网+教育”绝不仅仅是简单地将课堂搬到互联网上,更应该是教育和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事实上,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只是一种基础设施,是一种工具。未来十年教育领域的发展一定是人工智能+人的智能。

  需加强监管

  然而,在线教育在为人们带来便捷之余,问题也随之显现出来。

  北京市民徐女士想给女儿报一个英语口语班,咨询了很多培训机构后,报名了一家网络平台的“一对一”教学,“当时就是觉得学起来方便,但开始学了才发现,当时说好的‘一对一’竟然是5个人上课,而所谓的一对一只是在45分钟上课时间里平均分到每个人有10分钟的时间是一对一。老师的发音也根本不是当初说的美式发音。”

  记者梳理了网友反馈的关于在线教育的问题主要有:所谓“外教一对一辅导”完全不像报名时说的专业水平较高的名师,很多都不具有教师资质;在线学习遇到问题提交后台等待回复时间太长;学生在课后遇到问题在线请教时总是得不到及时的回复,耽误学习进程;普遍缺乏维权渠道,在线购买课程后难以退课退款等。

  “目前在线教育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许多在线教育平台的免费视频大都靠复制,没有原创,更没有优质内容,质量参差不齐。”茹俊波也告诉记者。

  京衡律师事务所互联网法律部副主任张豪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目前市面上的在线教育平台良莠不齐,上市公司以及各类风投争相进入在线教育领域,也不乏个别以“圈钱”为目的的公司在搅乱这个市场。在线教育平台的收费方式以预付年费或者包月包年的方式为主,导致一些教育平台为实现盈利,重平台而轻教育,重流量而轻质量,通过各类途径或手段吸引用户注册缴费,但难以实现其在网络宣传中对教育质量的承诺与保证。”

  “我国对‘在线教育’尚未有明确的监管政策,行政机关执法依据不足,导致该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严重,各类创业公司打着教育的名义牟取暴利,打一枪换一炮,对教育行业造成比较严重的冲击。”张豪补充。

  对此陈卫建议,“需要教育部门和财政部门参与到监管当中,合理设置课程,合理规范价格,做出教学效果反馈。改进或推进在线教育的质量,将在线教育当成第二课堂或继续教育课堂,有效地服务于在校学生和自学的学生。”

  业内专家指出,在线教育乱象由来已久,在线教育硬伤难除。应抓紧明确在线教育机构准入资质和认证标准,同时,建立权威认证机构,为在线教育发展提供优良的发展空间。

  张豪从法律角度对在线教育平台的监管提出了专业建议:“在我国现行监管体制下,建议应该从三方面对在线教育平台实行“行为监管”:在线教育平台有将自己创作或他人创作的作品登载在互联网上供公众使用或者下载时,应申请办理《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在线教育平台办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须以获得《互联网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即ICP)为前提;在线教育平台自主制作在线教育课程,学员可以在线点播动画类的视频内容。该模式可能含有以计算机为接收终端,通过移动信息网络从事开办、播放(含点播、转播、直播)、集成、传输、下载视听节目服务等活动,应申请办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应尽快出台在线教育行业规范,有效制约机构失信,彻底铲除高承诺低兑现的行业乱象;机构一定要规范自身宣传,提高服务质量并兑现承诺。”茹俊波指出,“消费者在选择时也一定要结合自己学习目的,做好前期调研,试听并比较后‘明目而择’,不轻易相信机构做出的承诺。”